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军嫂重生记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两章合一章啦)
    “不提!不提!”陈铎热情的摆摆手,心道,等到证件发下来,你们不想要都不成呢!

    “老魏,要不要发表发表感想?”郑源逗魏工信。

    魏工信哼一声,一脸严肃正义:“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服从命令听指挥么!我老魏听从上级领导的安排!”

    “……”冯援增看了魏工信一眼,无奈的叹口气,这家伙把他想说的话都给说了!

    “老冯,你接着说!”魏工信注意到冯援增看向他,当即道。

    “……”冯援增运气,心说,我想跟你约架,成不!

    心里这般想,冯援增没有当面说出来,只是合计着等回去私下里,他和老魏好好儿“谈谈”。

    “我当然是听从首长安排,部队怎么交代,我就怎么做啊!”冯援增说了和魏工信大同小异的话。

    毕竟,话该说还是要说的。

    “好啦!题外话,咱们也说的差不多啦,也该步入正题。”陈铎一一给大家斟上水,笑道,“咱们现在再合计合计明天演习的安排以及任务事项。”

    “好!”谈到正事儿,这帮人便正色起来,应道。

    他们接下来,便展开地图,就明天的安排做一遍预演。

    正当他们精神专注的投入到工作中时,张至泓突然敲门进来:“报告!”

    “小张?过来!”陈铎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刚刚老赵给我们消息,说吴慧招了?这么快?”

    张至泓一笑:“她这样的人,有专业人士来,自然好对付……不过,她这会儿精神不太对劲儿,能提供给咱们采用的信息不是很多,只一点,她刚才交代的信息,很可能和席婷有关。”

    “那你们还等什么啊!赶紧的!找人啊!”陈铎一听,当即拍板儿,“就你吧!赶紧带着一小队人去找!一定把她找到!席婷的出现,说不定就是让席铃交代的契机!”

    “咱们不是不指着她开口了?”魏工信以为陈铎不准备将注意力放在席铃身上了。

    “只是不完全指望她,但是,若席铃愿意开口交代,也是好事儿!毕竟,能相互佐证的证据出现,会让有用信息、或者说可采用信息增加许多!何乐而不为呢?”陈铎解释道。

    魏工信闻言,点点头,道:“也是!”

    “小张!你现在就去吧!”

    陈铎一下令,张至泓便立刻应了。

    “呵呵,小张心里估计已经急切了。”魏工信等张至泓走出去,这才笑道。

    沈亮和接话道:“到底是小夫妻,甭管他们俩能不能过下去,可到底是夫妻,小张心里惦记席婷很正常!”

    “正常不正常的,不管咱们的事儿啊!”陈铎拍拍手,笑道,“咱们现在的重点是面前的这张地图!老伙计们,咱们赶紧再合计一遍,一定要精准到极点!”

    魏工信和冯援增距离地图最近,他们俩拍拍图,道,“这都合计五六遍啦!要不然,咱们干脆找沙盘做推演吧!干巴巴的,怪无聊的!”

    “这主意好!”陈铎闻言,眼眸一亮,十分赞同。

    ……

    楚铮和他们一起走到沙盘前,划出位置,算是模拟演习所在的大型广场了。

    “咱们按照演习顺序,完整演习一遍。”陈铎摆开架势,说道,“咱们先假设这次演习没有干扰,只是纯粹的演习啊!”

    “没问题!”楚铮等人应道。

    众人按照之前一起商量好的规则,开始一次次模拟演习。

    直到……

    时针转过一格,张至泓再度回来,他们才从热烈的气氛中中止配合和较量。

    “怎么样?小张?人找到了么?”陈铎抬头看向张至泓,笑眯眯问道,“哎哟!看来我这是多此一问啦!看你小子这样子,就知道,马到成功!”

    张至泓闻言,脸上扬起笑容,道:“报告!这次任务,顺利完成!”

    “好!人呢!”魏工信高声叫一声好,就想看看被调换走的席婷。

    话说,张至泓结婚那么久,他都没好好儿注意过张至泓的媳妇儿。

    “席婷本人……她现在的精神状态,略有萎靡,赵政委建议让她先略作休整。”张至泓表情自然道。

    陈铎见他神情看上去波澜不惊,心里也有数了,便道:“那成,你告诉老赵他,让他看席婷何时适合问话了,就让我们几个见识见识她!”

    魏工信闻言,大眼一睁道:“咱们很闲么?”

    楚铮笑他:“刚才好像是你先提出想见见席婷的吧!”

    魏工信:“……”

    “好啦!就这么说定了!”陈铎拍板儿,道,“等席婷可以见人以及被问话了,就把她带过来!”

    “咦?咱们不过去啦?”魏工信又道。

    陈铎摇摇头:“你提醒的对,咱们也不是那么清闲,能省儿点时间,就省点儿时间!”

    魏工信:“……”

    ……

    说来,席婷的身体素质当真很棒。

    这不,也就休整了俩来小时,就可以见人、说话了。

    “席婷。”张至泓把她带到办公室前,和她说道,“席婷,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但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蠢人,小聪明你从来都不缺,所以,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会儿如实回答领导们的问话,对你是有好处的!”

    “至泓!”席婷这会儿可温柔老实了,一点儿也看不到当初炸刺儿的影子。

    她眼含泪珠儿,表情很委屈,

    抽噎两声后,她低垂着头小声说道:“你放心好啦!我知道应该怎么表现!你不用担心我。”

    张至泓也没有说类若“我根本不担心你”这类的气话。

    实际上,他现在对席婷已经一丁点儿感觉都没有了。

    只要她能平平安安的,任务之后他肯定会很痛快的和她分开。

    “你心里有数儿就好。”张至泓也不和她多说,冲席婷身后的战友们点点头,便转身敲响办公室的门,喊一声报告,这才推门进去。

    陈铎在应一声“进来”之后,便将桌子上所有的图纸,都收了起来。

    魏工信正好儿挡在办公桌前,看到席婷进来,不禁挑起眉道:“哟!挺快呢!”

    张至泓报告了情况,陈铎一挥手,示意他坐过来。

    两个战士将席婷请到沙发上坐下,而他们冲陈铎几人敬了个军礼,走出办公室,在外面站岗。

    陈铎笑眯眯的给席婷斟了杯水,放到宛若受惊一般的席婷跟前儿,和声道:“来,席婷同志,你请喝茶!”

    “谢、谢谢!谢谢!”席婷受宠若惊,双手接过茶杯,连连道谢。

    陈铎笑道:“不客气!请喝茶!……唉!席婷同志,你受苦啦!”

    楚铮闻言,和郑源对视了一眼,纷纷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然啊。

    “不、不苦!”席婷忐忑的低下头,整个人瑟缩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这次席婷同志你都受到惊吓了。”陈铎不介意席婷的不配合,依旧自说自话一般,按照自己的节奏走,“不知……席婷同志,你这会儿感觉怎么样?状态可还好啊?”

    “挺、挺好的!”席婷有些躲闪,低头不肯看陈铎。

    陈铎微笑道:“那么……席婷同志,你认为你现在有精力来回答我们几个问题,帮我们大家一点儿忙么?”

    “可以!”席婷急忙应道。

    大概是她意识到自己这般迫切的态度,不符合她之前柔弱的形象,又赶紧垂头,小声道:“可以,可以的。”

    陈铎笑眯眯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这样……席婷同志,要是在咱们交谈过程中,你有任何不适,都可以提出来,咱们可以暂停对话,毕竟,你身体更重要。”

    “谢谢您。”席婷看上去挺感动的。

    不过,陈铎也不敢完全相信她。

    “那好,那么,我们就开始,可以么?”陈铎看看时间,“这样,咱们现在谈,早点儿谈完,你也好回去休息。”

    “可以的。”席婷点头。

    她双手紧紧握住水杯,让水杯中茶水温度温暖她的手。

    陈铎扭头看向楚铮等人:“你们也都坐过来吧!”

    “我们就不啦!”楚铮几人摆手,道,“都坐过去的话,恐怕席婷同志会有压力,你就代表我们问吧!若是我们几个有问题的话,就在原地问,相信席婷同志不会介意回答的,是不是?”

    席婷赶紧点头,她不可能说自己介意啊!

    陈铎见张至泓都保持距离,便也不强求了,只管认真的和席婷对话。

    陈铎问席婷她之前的经历:“席婷同志,想必你……已经知道你之前经历的原因了吧!”

    “知道了!”席婷想起之前经历,脸色当即就难看起来。

    陈铎点点头,又问:“那么,请问,你认识那个和你长相极其相似的女人么?”

    “……”想到席铃,席婷的脸色愈发挣扎起来。

    看样子,她们认识的了!

    只不过,看席婷这样子,恐怕不会轻易承认啊!

    这般想着,陈铎双指扣桌,眼睛也渐渐眯起来了。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席婷竟然出乎他意料的,开口承认了:“是的!在她将我禁锢,取代我之前,我已经和她……相处过、相处过一段时间了。”

    一段话,让席婷说的磕磕巴巴,但好歹,她还是说实话了。

    陈铎微笑着,冲她颔首示意,鼓励她继续说。

    也许是因为开口承认的缘故,席婷这会儿,有种压力尽消之感。

    陈铎见她停顿,也不催促于她,只是静静地冲她微笑。

    见此,席婷心中大定。

    这回开口,她说话就流利很多了:“第一次见到她,是我们同学所组织的party上,你们不知道,当一曲舞结束,旁边儿的美女将她脸上的面具给拿下来的那刻,我心里是多么惊涛骇浪!”

    席婷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席铃时,那种震惊到有点儿惶恐的感受。

    “不知道是不是一胎同生的缘故,当时,看见她拥有和我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庞时,我真生出一种想法儿——这女人要是代替我,恐怕很少有人能够认出来吧!”席婷苦笑道,“只是真没想到,我这种自认为很是荒唐的事情,竟然会真的发生!我更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会是我的同胞姐妹,她是我们三胞胎的长姐!”

    席婷说到这里,眼中有种说不出来……唏嘘和感叹。

    陈铎听到这儿,在她伤感之时,开口插话:“不好意思,席婷同志,我想我需要打扰你一下子。”

    “啊?啊!您说!您说!”席婷被陈铎从她那伤感中拉回心神,迭声同意。

    陈铎问她:“席婷同志,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她和你的关系的?”

    “……”陈铎这么一问,席婷的双眸不由一闪,“在我被她控制之前。”

    陈铎进一步追问:“席婷同志,你可以说的更确切、更详细一点么?”

    席婷有点儿犹豫。

    陈铎见状,提醒她:“席婷同志,恕我直言……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这问题表现得这么迟疑,但我相信,能让你难以启口的,一定是真让你感到为难的……本来,我们不应该揪住让你为难的事情不放……但是,我必须提醒你,那位代替你的女人,她身后有极大背景。

    假若我们不把她身后的背景挖出来,恐怕……你也会受到波及啊!”

    席婷被陈铎这么一下,登时便打寒颤:“什么意思?”

    陈铎告诉她:“到现在为止呢,那女人一直不肯交代,若不是我们将你救出来,恐怕你会被他们带到别的地方,甚至是国外。

    而我们救你出来的同时,也意味着你这一环,他们已经失利,接下来的行动,他们损失恐怕会更严重。”

    “这……”席婷喏喏两声,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可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张至泓听她这会儿了,竟然依旧自私,登时坐不住了,就想起身质问。

    不过,不等他有动作,楚铮便快他一步,一把将他按住,小声道:“张至泓,你冷静一下,好不好?看老陈的!他不会让咱失望!”

    张至泓憋红脸,好半天才忍住心中怒气,缓缓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