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雅虎娱乐 > 天幕神捕 > 第六百十三章 凤凰军归来
    “小师妹,对不起!这是我的宿命,也是你的悲哀!既然你已知道了一切,那么二十年的恩怨是该有一个了断了!”念想流过脑海,水月宫主一剑惊鸿狠狠的向千暮雪刺去。这一剑,虚无缥缈,这一剑也决定了生死。

    水中无月,镜花水月只有这个不在人间的一剑,才能击杀身在九天之上的千暮雪。千暮雪拥有三千年来恒古未有的绝世天赋,但是,她成长的时间太短,虽然只差那么一点点,但终究还是差了点。

    “嗤——”突然,水月宫主的眼神猛然间瞪圆,一股强烈的危机席卷心田。仿佛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一剑决不能刺下。否则自己的一定会死!

    千暮雪的剑道,是有情剑道,而且还是从无情剑道转化而成的有请剑道。因为曾经的无情,所以才明白有情的可贵,因为曾经差一点失去,所以现在的千暮雪才如此珍惜。

    千暮雪极于情,所以极于剑,谁敢动宁月,千暮雪就和他拼命。而且千暮雪的拼命,永远比世间任何一人拼命来的可怕。因为在拼命的时候,极情的剑道瞬间升华。

    “嗡”的一声,天地安静了。千暮雪的灰蒙蒙空洞的眼眸之中充满了死寂。那是一种让人心碎的眼神,无论谁看到这个眼神都会涌现出一丝悲哀。

    但是,悲哀的不是千暮雪,而是这个世界。就在那一刹那,天地安静了。千暮雪手中的剑跨越了时间,她的身形也跨越了时间。

    在玄阴教主的身形出现在宁月的身边,当玄阴教主再一次挥动拳头打算彻底击杀宁月的时候。千暮雪的一剑狠狠的拦在了拳头的前面。

    “轰——”绝杀的一拳,在还没有击出的时候就已经破碎。而这一刻,就连玄阴教主也是脸色大变连连后退。

    千暮雪的一剑太可怕,疯了的女人更可怕。玄阴教主永远不会明白,在那一刹那,千暮雪怎么可能发出如此可怕的一剑?

    剑气划破天地,斩断了空间画出了漆黑的轨迹,剑光狠狠的与玄阴教主的神魂虚影擦肩而过。一条恐怖的豁口出现在玄阴教主的腰间。

    千暮雪的一剑,竟然生生的斩开了玄阴教主的神魂虚影,竟然生生的让玄阴教主倒飞而去,更为重要的是,生生的将宁月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倒飞而起的身形猛然间定格,一双手臂牢牢的抱住了宁月的腰肢。周围的画面不断的飞舞,千暮雪微微低着头深情的看着宁月,“还好,这一次没有晚一步!”

    “那个……暮雪,咋们的姿势是不是反了?”

    “噗——”手掩胸口,朱红美人绝!千暮雪的实力,还远达不到让她斩出这一剑的地步。所以,未伤敌,先伤己,在一剑击出的瞬间,强悍的剑气已经击伤了内府。

    “暮雪——”宁月脸色大变,慌忙的抱住千暮雪。而这一刻,千暮雪整个身体无力的瘫软了下来。虽然身体如此的无力,当眼神却已经如此的锋芒。

    千暮雪缓缓的摇了摇头,“夫君,我没事!”

    但是,要不是伤的极其的重,千暮雪又怎么会露出这个模样呢?

    “哈哈哈……好!很好!千暮雪强行催动与其实力不符的剑气,终于为剑所伤。如今她已经受伤,你如何能胜我?罗天成,给本座开炮,荡平九州,先从凤凰军开始——”

    “轰——”炮火齐鸣,无数火光冲天而起,化成满天的火雨。宁月猛然间变色,抱着千暮雪身形一闪再一次来到城墙前面。手掌推出,晶莹的阴阳太玄悲冲天而起。

    无数火炮落下,阴阳太玄悲上的符文剧烈的放亮。神威火炮,每一枚都相当于一个天人合一的高手的全力一击。就算宁月的阴阳太玄悲强悍,也无力抵挡这么多。在承受了这么多火炮轰击之后,阴阳太玄悲也已经摇摇欲坠。

    玄阴教主大步踏出,一脚仿佛踏碎了大地。腰间的拳头,仿佛坠落星辰的彗星狠狠的向宁月的阴阳太玄悲轰击而来。

    破碎的如此的干脆,强攻之末的阴阳太玄悲根本不可能是玄阴教主的对手。宁月口吐鲜血,身形仿佛炮弹一般的倒飞而去。

    而玄阴教主的一拳却余威不减,狠狠的向城墙的护城结界轰去,“给我破——”

    “轰——”整个城墙,仿佛被大浪冲刷过的海滩一般,坚硬的巨石,在这一拳之下化为细碎的粉末。无尽的烟尘弥漫了天空。

    玄阴教主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比预计的时间延迟了太久。但是,依旧成功的击溃了抵抗,依旧成功的赢得了胜利。

    而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冲入通沙堡,控制通沙堡的北门将二十万凤凰军阻截在九州之外。完成了这一步,就等于给自己争取了五成的胜算。

    “嗤——”烟尘之中,一道剑光仿佛劈开了浓雾一般斩落。玄阴教主脸色一沉,但却也没有过于忌惮。宁月已经受伤,千暮雪也已经受伤。面对受伤的两人,就是自己独自一人也无所畏惧更何况……’

    “宁月,胜负已分,你还不愿放弃么?”玄阴教主没有立刻还击,在击碎了宁月的剑气之后傲然的喝到。

    “连他们都没有放弃,我为何要放弃?”清亮的声音响起,宁月和千暮雪并肩的一步步走来。而在宁月的身后,浓郁的血雾仿佛剧烈燃烧的火焰。留守的凤凰军,虽然在城墙上死伤惨重,但是他们依旧没有放下凤凰军的骄傲。

    凝聚的凤凰,在火焰中若隐若现。一队骑兵,踏着整齐的步伐缓缓的向城墙外走来。有很多已经挂了彩,有更多的甚至需要扶着才能在马背上坐稳。

    但是,没有人会不怀疑眼前的军队是老弱病残,更没有人会轻视他们一分一毫。因为,他们是凤凰,不死的凤凰。

    罗天成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许,既然凤凰军选择了荣耀,那么自己也决不能辜负了凤凰军的选择。轻轻的舞动着手中的令旗。在夜魔军之中,一队浑身包裹在黑色铁甲中的骑兵缓缓的走出队伍。

    铁甲血魔,夜魔军中的灵魂骑兵。没有铁甲血魔部队,夜魔军也许还是夜魔军,当绝对不会现在这个让草原胡虏闻风色变的夜魔军。

    罗天成唯一能做的,就是给眼前这支不屈的军队一个体面的结局。死在铁甲血魔的铁骑之下,没有人会对凤凰军感觉惋惜。因为能够和铁甲血魔抗衡的,只有那三千凤凰。

    “杀——”令旗挥下,铁甲血魔突然间仿佛一头洪荒巨兽想着凤凰军冲锋而去。

    “凤凰涅槃——”凤凰军齐声高喝,突然间,整个凤凰军仿佛离弦的箭矢一般迎着眼前的洪荒巨兽狠狠的冲锋而去。

    尘土飞扬,战马长嘶!天地变色,风云斗转。金戈交击,荡气回肠。在通沙堡残败的城门之前,异常惨烈的骑兵厮杀突然间的上演。

    而被玄阴教主和水月宫主牢牢禁锢的宁月和千暮雪,突然间十指相扣,两人手中的剑瞬间爆发出炙热的光芒。

    两道通灵剑胎,两柄有情剑气,双剑合并,化为一道横架天地的天剑。宁月会通灵剑胎,从他和千暮雪的成亲的那一晚就已经会了。

    宁月懂有情剑意,因为他的琴心剑魄就是有情剑意。他和千暮雪都已经受了伤,再像之前那样是不可能取胜的。所以,宁月只能赌,赌放手一搏的一次,赌前世的武侠小说的理论是有一点靠谱的。

    同样的剑胎,同样的剑意,理论上是可以相融的。宁月和千暮雪心意相通,所以只能合二人之力。而显然,宁月的判断是正确的。千暮雪和自己的剑气很顺利的融合到了一起。

    “嗤——”一道风声划破了天空。刚刚还在天空的剑气,突然间出现在玄阴教主的面前。玄阴教主脸色大变,前所未有的危机仿佛犀利的剑气刺进了他的心脏。

    拳头收缩,仿佛有着无穷的吸力。仅仅一瞬之间,方圆数十里之内的天地灵气都被这拳头压缩在拳罡之内。玄阴教主曾经使用过这一招,而这一招的威力也曾让宁月绝望的只能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当剑气袭到面门的时候,玄阴教主突然间暴喝一声,一拳狠狠的向从天而降的剑气轰击而去。

    “轰——”仿佛太阳爆炸一般,无穷的光芒照亮了天地,原本被乌云遮蔽的天空出现了蔚蓝。那无边无际的层云也在刹那间被席卷。

    天地的变色仿佛仅仅一瞬之间,爆炸的余波仿佛顷刻之间备一双无形的大手镇压。天剑不见了,可怕的拳罡也不见了。宁月和千暮雪脸色惨白,额头上不断溢出汗水滴滴落下。

    而对面的玄阴教主和水月宫主也并不见得好上多少。两个人相互依偎相互搀扶,但是他们的嘴角却都勾勒着劫后余生的笑容。

    “想不到,你们两人竟然能够双剑合璧,倒是出乎了本座的意外……但可惜,你们还是输了!”玄阴教主傲然的站起身,仿佛归来的王者一般俯视着宁月,“凤凰军已经被剿灭,通沙堡从此落入我收!你们输了……”

    “那可未必!”

    “啾——”一声尖锐的凤鸣身响起,仿佛来自九天之外。声音激荡,却给倒地不起的凤凰军们打开了天堂的大门。一个个身受重伤,一个个的眼神中迸射出霞光。

    “公主……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