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雅虎娱乐 > 玄门崛起 > 495 不好选
    跟明善法师这边混了一顿斋饭,又过去苏家那边看了一圈儿,杨玄瞳这才带着伊杜返回临南。

    如何安抚苏家人,让他们老老实实的等着,这是乔国栋的事情了。只要老爷子走了,自己赶过去就行。

    看到杨玄瞳果然仅仅是去了一天,晚上就麻溜的赶回来,彤彤很满意,晚餐的时候还给他夹了好些的菜。

    “你小子告诉我,打算啥时候把亲事办了?”吃过了饭后,杨山拉着杨玄瞳来到阳台轻声问道。

    “你不惦记出去玩了?关心这个干啥?”杨玄瞳哭笑不得的问道。

    “怎么能不惦记?虽然我也很喜欢彤彤,可那毕竟不是咱家的亲孙女啊。就算是你将来有了娃,也不是说就不喜欢彤彤了,会一样喜欢的。”杨山瞪着眼睛说道。

    “一把屎、一把尿的给你拉扯大容易么?现在人家都送上门了,你还摆什么谱啊?或者说,你心里惦记的是沈紫萱那个丫头?”

    “我说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你相信么?”杨玄瞳苦笑着说道。

    “我已经尽量的疏远那个丫头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根本都放不下。而且我总觉得这里边好像有什么我还没有看透的事情,所以我才会这么犹豫不定。”

    “怕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咱们家还怕得谁来?”杨山再次瞪起了眼睛。

    “爸,不是那么回事。哎,这个事情,不好说啊。”杨玄瞳叹了口气说道。

    对于沈紫萱的感觉,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越是想要疏远她,却越是疏远不了,就好像沈紫萱对于自己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一样。

    他不是没有想过跟陈语婵直接挑明关系,把这个婚事完结了。可是脑海里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现在还不行。如果不将跟沈紫萱那边的事情理清了,将来会生很多的事端。

    “哎,太愁人。算了,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合计去吧。”杨山有些无奈的说道。

    自己的儿子现在了不得了,自己都得小心翼翼的以免他发现自己藏着的那些事情呢。如果自己说得太多,还指不定被这小子知道了啥。

    “玄瞳,这株火树银花,当真是越看越是喜欢。”刚走回客厅,李老就笑着说道。

    如果是换成了别人家,这样的珍宝肯定是珍而重之的收藏起来。哪里会像杨玄瞳家里这样,就随意的摆放在这边,偶尔的那只小黑猫还会过去蹭两下。

    “如果是旁的物件,我还可以让您老拿走把玩一下。不过这个我可是不敢,不是舍不得,而是怕给你招来祸端。”杨玄瞳笑着说道。

    “别说你借我把玩了,就算是你现在想卖给我,我都不敢买。”李老摇了摇头。

    “明天我就会返回香江,下个月能够确定下时间过去津门那边不?我看你这边好像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现在真说不好,今天过去处理的事情就比较棘手。现在什么时候能够处理完我自己都没有谱,还得看老天爷怎么安排。”杨玄瞳将跳过来到小黑抱到怀里说道。

    “然后还得过去草原那边还一份情,如果李老要是有兴致,咱们也可以在草原上玩一玩,然后直接赶奔津门。”

    “现在水草正好,草原上的景色应该很不错。生在这个红尘凡世间,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要不然,咱们可就失去了活着的乐趣儿。”

    “哈哈,也好,回头我就让福记的大师傅们雕琢那枚玉如意。争取在过去草原玩的时候,就能雕琢成型。”李老笑着点了点头。

    “对了,那块能吸水的石头,能不能也按照你处理火树银花的方法,将它外边的那层石膜给剥离开?”

    “那一块不行,只能你们自己慢慢的打磨。”杨玄瞳摇了摇头。

    “不是我不帮忙,而是那块石头的灵性不够。虽然它也算是带了一些玄妙,能够凝聚气场,但是还是弱了一些。”

    “如果我用别的气场催发它,可能会将内部的气场流转给破坏掉。到时候不仅仅花费的时间长,这块石头更可能会成为一块废石。”

    李老点了点头,现在他算是了解了跟玄学扯上关系的事情,不能够凭着自己的想法来决定。要不然,反而可能会坏了事儿。

    “魔都那边传了新的消息了么?”杨玄瞳开口问道。

    李老摇了摇头,“虽然有一些线索,不过查找起来也有些困难。这些年一直在搞大开发,当年的老街坊早都不知道散到了哪里去。而且时间也太久了,久到我连他们的名字都有些记不得。”

    “放心吧,从我的观察来看,定能寻到就是了,只不过这个时间上我也看不出来。”杨玄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有你这句话,我的心思就定了。等将来真的能够寻到他们,如果他们能够允许,我会将我的余生都来陪伴他们。”李老笑着点了点头。

    杨玄瞳没有再说什么,将来该怎么选择,这都是李老的事情。也不管当年他自己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跟妻子分开,总归那些都不是自己该管的事情。

    这时候小彤彤也穿戴整齐,一路小跑的过来抱着他亲了一口,然后就跟着陈语婵回家睡觉觉。

    小家伙很粘杨玄瞳啊,她都想每天都在这边睡觉、在这边玩呢。只不过她也想陪着妈妈,所以人家就这边住两天,那边住两天。

    等人都走了,杨玄瞳才冲着角落招了招手,阴三十八的身影显现出来。

    “你这段时间干啥了?咋才回来?”杨玄瞳好奇的问道。

    “述职。”阴三十八的回答很简短。

    本来回来他是想敲门的,不过察觉到了房子里有生人,还有一股特殊的气场,这才隐了身形。进来后就一直在打量着这株火树银花,也是被它的美所吸引。

    “你自己看着玩吧,今天我也开了好久的车,洗洗睡了。要是你能够看出来它还有什么别的用途就更好了,这样的宝贝应该好好的运用一下。”杨玄瞳摆了摆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