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雅虎娱乐 > 玄镜司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往生树
    孟晓的胸口有点痛,轻轻咳嗽了几声,低头看着紧紧抱住自己的小七,那头顶的玄色葫芦顶的他胸口难受。

    “呃,话说小七你这力量成长还真是高啊,这才多久没见,勒的我腰酸背痛啊!”

    “不管不管,小七就是要抱着你!”熊孩子撒起娇来是无解的,这跟他是强是弱是男是女都没有关系。

    孟晓翻了个白眼,就保持着这么个姿势打算观察一下环境,只是顿了一下又问道:“小七,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是我告诉她的。”

    小七尚未说话,一个低沉的男声就已经跟着回答了,孟晓闻言嘴角抽了抽,一副受够了的样子偏头呵呵,“你们尸山血海的人真是阴魂不散啊,我这都已经死了,竟然还能看到你!”

    一身青色的长衫布衣,长发被随意的束起垂至后背,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靳归,好久不见!”

    场面一瞬间就仿佛陷入了冰点,当然,这也不过是因为两人当面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也没有任何一点杀气凛然的模样。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反正老了之后总是要一起跳广场舞的。如今的场面就可以说,死人何苦为难死人,反正大家都是躺着混日子的。

    “好久不见。”尴尬了好一会儿,靳归才首先开口。

    孟晓一边抚摸着小七的脑袋,一边左右打量,植物!满眼入目的都是树干,这些树干最小的都有大腿粗细,其上遍布着荧蓝色的光芒看起来玄妙无比。无数树干相互纠结,看起来就像是拧在一起的麻花。这些麻花将三人所在包围成了一个巨大的房间,房间约有百平大小,一个个空隙分布在墙壁之上,有一道道阳光从墙外透射了进来。

    回想刚刚看到的阴影,想必就是这些阳光的作用吧。孟晓再转头,地上一堆巨大的异物引起了孟晓的注意。那是一堆奇怪的果皮。嗯,对,就是果皮!这是孟晓此时唯一能够想象到的形容词。

    暗红色的外皮上布满了细毛,整个越有两个人宽高,虽然已经瘪了下去,但是若鼓荡还原起来,说不得应该跟猕猴桃挺像的。话说自己刚刚就在里面?

    靳归似乎也发现了孟晓的视线在那堆果皮上停留,“这是往生树的果实,有什么疑问还是先离开这再说吧,过不了多久,这里就要毁灭了。”

    孟晓点了点头,虽然根据以前的经验,这个靳归肯定不可信,但是现在情况不同,咱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难不成还会怕另一个死人?

    孟晓拍了拍小七的肩膀转身就要离开这个巨大的树木房间,只是还没有等迈出三步就又停了下来。

    靳归顿了一下皱眉道:“怎么了?”

    孟晓没有回答,只是像抱小孩似的将小七举起来,然后几步来到了那堆瘪下去的果皮处。伸手在靳归难以置信的眼神中,从果皮里掏出了一个花盆!

    “嘶!你也有魂宝?”

    孟晓双眼微眯,什么叫‘你也有魂宝’?

    “哇,小孟哥果然是个天才,哪怕变成了魔族也是有魂宝的魔族!”小七的惊叹不是很和适宜的响起,不过老实讲,这一句话对于此时的孟晓来说,信息量有点大啊!

    孟晓随手将花盆收进身体,面上却有一丝苦涩,果然成为魔族了吗?

    “出去再说吧。”靳归看了看周围的树壁有些着急的道。

    围成房间的树干突然间开始了蠕动,一点点的收紧而房间的范围也在刹那间就缩小了不少,靳归见状转身嗖的一声就窜了出去,孟晓见状自然不会再迟疑,抱着小七也跟着出去。

    轰!孟晓的眼中像是被炸雷轰了一下般,他看到了怎样的一副场景?如火的晚霞在夕阳下美轮美奂,清新无比的空气远不是神国丛林能够相比的。哗哗的海浪声远远传来,夕阳映照在海平面上泛起耀眼的波光。一股股海风带着似曾相识的腥甜,孟晓只需深吸一口气都能从其中感觉到一股湿润。

    向下望去,入目的是数不清的屋舍,各种风格、各种样式,有大似皇宫的楼宇建筑群,有直入云霄的夸张高塔,有不时散发着信仰之光的堂煌庙宇。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同寻常,而最不寻常的就是这些建筑的分布都毫无道理与规矩。

    在那皇宫之外是一间简陋而又狭小的草屋,在那高塔对面则是一座狮山人面像,而那个寺庙之外更加夸张,竟然有人在那修建了一座青楼!没错,你没有看错,青楼上面还时不时的能够看到几个娇媚的身影晃过。

    “这是要活生生逼死强迫症的节奏啊!”孟晓感叹的摇了摇头。

    所有建筑虽然都错落而没有秩序的乱来,但是孟晓发现这些建筑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围绕着孟晓眼下所在的这座高山而修建。这说明什么?说明这高山在所有人的眼中具有特殊的意义。

    孟晓低头跺了跺脚,其实说是高山也不是太准确,因为孟晓脚下踩着的也是树干,只是这树干没有收缩与坚硬的石头一般。

    孟晓转身回头,接着嘴巴就再也合不上了。树干!全都是树干!浓绿中带着荧蓝色星星点点的巨树直通天际。这是多么大的一颗树啊!

    “这……这是……”

    靳归看着孟晓语无伦次的样子接口道:“这么看你是看不出来什么的,等离开这里再看吧。”

    靳归的语气很诚恳,那暗暗叹息的样子似乎感同身受一般。说着当先向着山下走去,孟晓抚着小七的脑袋跟在其身后。

    这山很高很大,但是坡面却并不陡峭,三人大概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来到了平面,在靳归的带领下,孟晓与小七进入了一片怪异的建筑群中,这里的街道十分冷清,三人走了这么半天竟然满打满算只看到了三个人。

    其中一人是个白须老者,红红的眼眶像是刚刚哭过一般,孟晓等人还没有打招呼呢,就见那白须老者抄起一把刀就抹了脖子。喷溅的鲜红血液看得孟晓一脸懵逼!

    然而靳归却是当做完全没看到似的从旁边走过,就连小七都是这样。

    第二人是一个小姑娘,一个似乎看起来比小七还小的小女孩,她双眼无神的怔怔望着天空,面如枯槁眼窝深陷漆黑,已经是油尽灯枯之相。

    第三人却是一个肥胖的青年,这青年站在青楼的二楼,双手把握着一个妙龄女子的腰部,腰胯从后面不停的耸动着,看那沉浸其中的样子,竟然毫不在意的白日宣淫!

    孟晓满脸的莫名其妙,这些毫无道理逻辑的事情竟然都发生在一处,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靳归也不管孟晓的疑惑,只是回道:“你现在再回头看看。”

    孟晓依言回头,不由深吸了一口冷气,之前还说是一座山,如今离远了再看,这哪里是一座山,分明就是一棵树!

    不错,整座山其实都是一棵树,这棵树大的孟晓根本无法形容,树干就像是一根支撑天地的巨柱杵进了云层之中,而透过云层的阴影甚至能够隐隐看到上端覆盖下来的枝叶轮廓。而从巨树根系延伸的方向来看,这附近所有的建筑,其实都建立在巨树的身上。

    “这是什么?”孟晓问道。

    “往生树!是魔族生命的本源,也是十大神器之一!”

    靳归的回答让孟晓的脑子有了一瞬间的抽风,“十大神器之一?那魔族还追杀什么神器传人,直接把树砍了就是!”

    靳归挑了挑眉头,“这事咱们之后再说,先离开吧,太阳快下山了。”望了望越发黯淡的夕阳,“狩猎的人就要回来了,他们中有许多喜欢欺负新人的恶徒。”

    孟晓眉头一紧,这话听起来就不是很爽了,看来魔族果然没有他们所见的那般和谐呢!

    小七挂在孟晓的身上一点都没有松开的意思,孟晓保持着这个姿势跟上靳归自然也快不了多少,而就在夕阳落山之后,孟晓终于来到了靳归的住处。而令他最意外的是,那处建立在皇宫之外的草屋竟然就是靳归的住处!

    “好了好了,快松手,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孟晓说着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话说原来自己也能说出这么肉麻的话。

    不过这话对小七来说还真就挺有用,这小丫头瘪着嘴坐在孟晓旁边,好像老实了不少但小手依旧牵着他的衣角不放松。

    靳归不知哪里弄来了一壶茶水,给大家都续了一杯后道:“有什么话你就问吧。”

    孟晓盯着他的眼睛,顿了一会儿问:“我们到底是怎么成为魔族的?成为魔族是否有什么诀窍?”

    靳归伸手指向那颗巨树道:“那是往生树,不定时的会结出一些往生果,每一枚往生果中都能够孕育出一具人体,而孕育出的身体跟每个人死亡时的状态都是一样的,就连衣服也相同,当然,是修补过后的!”